大山女孩的“校长妈妈”——记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校长张桂梅

来源:新华社 2020-12-11 09:29:40
  • 关注微信

  • 关注微博

  “孩子,别哭,有什么困难跟我说。”

  11月30日中午,记者刚刚踏进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中的校门,便看到一名女学生依偎在校长张桂梅怀里哭泣。

  这位女孩是华坪女高毕业生吕娜的妹妹,目前在当地一所初中读书。张桂梅在家访时认识了她,并一直支持帮助她上学读书。但女孩因为思念去世的父亲,好几天没有上学。

  “想爸爸了就到坟上跟他说说话,要好好读书,不能让爸爸失望。”

  张桂梅话音还未落,便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,塞到女孩母亲手里。信封里装着的,是教育部给她看病的1万元慰问金。

  原来,张桂梅知道女孩母亲一个人供两个孩子读书,经济十分困难,家里的杧果林因为缺水收成也不好,便拿钱给她去修个水窖。通过张桂梅做思想工作,这名学生当天就回到了课堂。

  像关心呵护这位女孩一样,张桂梅带领华坪女高守护着每一位学生的未来,建校12年来已累计把1804名女孩送入大学,点亮她们的人生梦想。63岁的张桂梅,被学生亲切地称作“张妈妈”。

  “太天真”的梦想

  华坪女高在华坪县城边的一个小山包上,学校的大门并不阔气,教学楼的墙面也已有些斑驳。

  这所其貌不扬的学校,曾是张桂梅遥不可及的梦想。

 

张桂梅(中)在教室里检查学生上课情况(12月1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张桂梅原本和丈夫一起在大理一所中学教书。1996年,丈夫因胃癌去世不久,39岁的张桂梅便主动申请从热闹的大理调到偏远的丽江市华坪县工作。

  到华坪县教书后,张桂梅发现一个现象。“很多女孩读着读着就不见了。”她说,一打听才知道,有的学生去打工了,有的小小年纪就嫁人了。

  2001年,华坪县儿童福利院(华坪儿童之家)成立,捐款的慈善机构指定要张桂梅当院长。她担任院长后逐一了解福利院孩子们的身世发现,不少女孩并非孤儿,而是被父母遗弃的。

张桂梅(右)在进行家访(2011年7月摄)。新华社发(华坪县委宣传部供图)

  一次家访途中的偶遇,更是让她痛心不已。

  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,呆坐在路边,满眼惆怅地望着远方。张桂梅上前询问,女孩哇的一声就哭了。“我要读书,我不想嫁人。”女孩一直哭喊着。原来,女孩父母为了3万元彩礼,要她辍学嫁人。

  张桂梅气冲冲地来到女孩家,对她的母亲说:“孩子我带走,上学的费用我来出。”可女孩的母亲以死相逼,张桂梅实在拗不过,只能放弃。

  “后来我再也没找到她,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。”张桂梅说。自此之后,一个梦想渐渐在她心中萌生:办一所免费高中,让大山里的女孩们都能读书。

  但这个梦想很快遭到身边人的反对。“我是给她泼冷水最多的人。”华坪县教育局原局长杨文华回忆说,“虽然她让我很感动,但我知道办一所学校有多难。”

 

华坪女高学生从教学楼跑向食堂吃饭(11月30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2004年,张桂梅和杨文华一起出差。一路上,她反复讲述自己的梦想,想说服这位局长帮忙。

  “你知道建一间实验室要多少钱吗?”杨文华问。

  “要两三万元吧。”张桂梅回答得有些露怯。

  “她太天真了。”杨文华说,张桂梅当时因为带病坚持教书、教学成绩突出,还在华坪县儿童福利院收养了多名孤儿,先后获得了全国先进工作者、全国十佳师德标兵等诸多荣誉,但她只是一名一线老师,没有管理经验,对建一所学校毫无概念。

  杨文华不知道,张桂梅当时已连续几年假期到昆明街头募捐。她把自己获得的荣誉证书复印了一大兜,在街头逢人便拿出来请求捐款。

 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,自己放下尊严募捐,换回的却是不理解和白眼,还有人说她是骗子。

  几年下来,张桂梅几乎要放弃了。直到2007年,她当选党的十七大代表,她的梦想才出现转机。

张桂梅(右)和一名学校老师商议学校事务(12月1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张桂梅平时很少买衣服,每件衣服都穿了好多年,直到磨得发白破洞才舍得丢。临去北京前,县里特意资助她7000元,让她买一身像样的正装,可她转手就用这笔钱给学生买了台电脑,自己穿着一身旧衣服参会。

  一天早晨,她正急匆匆往会场走。忽然,一位女记者把她拉住,悄悄对她说:“摸摸你的裤子。”张桂梅一摸,穿了多年的牛仔裤上有两个破洞。

  “当时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”张桂梅说。那天会后,她和这位记者相约聊了一整晚,把所有办校的苦楚都倒给了她。

  不久后,一篇名为《“我有一个梦想”——访云南省丽江市华坪县民族中学教师张桂梅代表》的报道发表出来,张桂梅办学校的梦想马上受到关注。

  2008年9月,在各级党委政府关心支持下,全国第一所公办免费女子高中——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正式开学,首届共招收100名女生。

  开学那天,张桂梅站在唯一的教学楼前,泪流满面。

 

张桂梅在华坪女高校园里(11月30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一所没有“门槛”的学校

  对于大山里的女孩们来说,华坪女高没有“门槛”。

  从建校第一天起,张桂梅便定下规矩:学费、住宿费等全免,只收少量伙食费。特别是对贫困家庭的学生,即便基础很差,中考分数没过线,也全部招进来。首届学生几乎全都是“线下”生。

张桂梅在督促学生做课间操(12月2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学校生源差,教学条件更是十分简陋。校园没有围墙,没有食堂,甚至没有厕所,只有一栋教学楼和一根旗杆,院子里满是杂草。学生在一间教室上课,在另一间教室睡觉,吃饭、上厕所都只能去隔壁学校。

  “她心里着急,如果等学校全部建好,晚一年招生,就又有一批女孩被耽误了。”杨文华说。

  学生入学了,张桂梅却犯了愁。“有的学生考试只能考几分,这样下去可怎么办?”张桂梅心想,就是把命搭上,也要把学校办出名堂。

  在华坪女高,学生雷打不动每天5点30分起床晨读,晚上12点20分自习结束才上床睡觉,连吃饭时间都被限定在15分钟。

 

张桂梅在课间操前向学生反馈卫生、上课等检查情况(12月1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张桂梅有一个小喇叭几乎从不离手。“傻丫头,快点!”在校园里,有学生稍一磨蹭,就会听到她的吼声从小喇叭里传出来。

  十几年来,她不仅每天陪学生自习到深夜,还一直住在学生宿舍。“我一刻也不能离开学校,老师、学生我都得盯着。”她说。

  2011年夏天,华坪女高首届毕业生一炮打响,高考百分之百上线,还有几名学生考上了一本。“和学生入学成绩相比,华坪女高创造了一个奇迹。”杨文华说。

课间,张桂梅(左一)在教室和学生们一起唱《红梅赞》(12月3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2016年,华坪女高完成建设工作,各项设施逐步完善,学校有了食堂、宿舍,还有了标准的塑胶运动场。截至目前,学校3个年级共有9个班,在校生达464人。张桂梅常年坚持家访,累计行程11万多公里,覆盖华坪和周边县的1500多名学生。至今,华坪女高已送走10届毕业生,1804名学生从这里考入大学,学校不仅一本上线率高达40%多,高考成绩综合排名还连续多年位居丽江全市第一。

  学校语文老师韦堂云说,学生成绩突飞猛进,但张桂梅的身体状况却一落千丈。她的身上贴满了止痛的膏药,平时连爬楼梯都十分艰难。

 

因为腿脚不便,张桂梅(后)坐车从田径场回教学楼(11月30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今年2月,受疫情影响,学生只能在家上网课。心急火燎的张桂梅直接在教室外搭了一张行军床,每天躺在床上,盯着老师学生上网课。

  “我上网课的时候,经常听到她在床上疼得忍不住发出声音,但她从来不说。”韦堂云说。

  华坪县融媒体中心记者王秀丽是张桂梅相识多年的闺蜜,也是她为数不多的倾诉对象。

  “她全身都是病,骨瘤、血管瘤、肺气肿……以前她经常让别人猜我俩谁更重,可现在她已经从130多斤掉到了只有七八十斤。”王秀丽说。

早上六点多,张桂梅在吃药(12月2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

  “张老师,我们要去西藏当兵了。”

  今年9月,张桂梅接到两名学生的电话。原来,在大连读书的冉梦茹和在桂林读书的刘敏相约好了,要去西藏当兵。

  “海拔那么高,你们怎么受得了?”张桂梅问。

  “不是您鼓励我们去艰苦的地方吗?”学生笑嘻嘻地回答,“放心吧,我们不会当逃兵,不给您丢脸。”

  几个月过去了,两名学生已经正式入伍参加集训,张桂梅还时常念叨着她们。“我一直教育姑娘们要报效祖国,可真去这么艰苦的地方,我又心疼得不得了。”她说。

  “张老师真正做到了教书育人,她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教会了学生坚韧、感恩、奉献。”杨文华说,华坪女高的学生出去后都像张桂梅一样,能吃苦、肯奉献,很多学生毕业后都去了艰苦地区。

  周云丽是华坪女高的第一届学生,大学毕业后,她又回到了母校,成为一名数学老师。

 

一名老师搀扶张桂梅(左)下台阶(11月30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欣波 摄)

  “没有女高,就没有现在的我。”周云丽说,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家里靠残疾的父亲和年迈的奶奶种地卖粮,供她和姐姐读书。“当我听说有位好心的老师建了一所免费高中时,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。”

  华坪女高每周有一堂全校的思政课,学生们坐在院子里,由张桂梅统一组织理论学习。“张老师会给我们讲革命先烈的事迹,带着我们读党章,还会讲她创办女高的艰辛经历。”周云丽说。

  2015年7月,周云丽大学毕业。当时,她已经考上了相邻县一所中学的教师岗位。但听说华坪女高缺老师,她毫不犹豫就放弃了正式编制,回到母校担任代课老师,直到一年后才考试转正。

  “这都是张老师教育我们的,自己强大了,也要记得去帮助别人。”周云丽笑着说。

  每年的毕业季,是张桂梅最高兴的时候,经常有学生打电话、发短信给她报喜。“她经常向我炫耀,哪个学生去搞研究了,哪个学生去新疆支教了,然后露出老母亲般的欣慰笑容。”王秀丽说。

  平日里,张桂梅喜欢看学生在课间操时排成方阵唱红歌、跳红舞。嘴里还经常念叨:“姑娘们长得多好啊,一个个吃得白白胖胖的。哼,等她们考上大学就得减肥了。”

  每天上午课间,歌剧《江姐》的经典选段《红梅赞》都会在校园里准时响起,这是她最爱的歌曲。学生们齐声高唱,她偶尔也会哼上几句。

  红岩上红梅开

  千里冰霜脚下踩

  三九严寒何所惧

  一片丹心向阳开

  向阳开……

  这是她的信仰,也是她的一生。(新华社记者  李银  庞明广)

责任编辑:刘兵兵
免责声明:云南经济新闻网(《云南经济日报》)内容来源于本报和互联网,如媒体、公司、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,请来电或致函告之,本网站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,否则,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  • 推荐
  • 新闻
  • 财经
  • 法制
  • 文旅
  • 教育
  • 汽车
  • 房产
  2021年1月10日,“一部手机办事通”上线运行两周年。目前注册用户突破2000万人,累计办件突破1亿件,连续两年荣获全国省级优秀政务APP,获评“2020百度知道政

2021年01月08日 22:01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,住房问题关系民生福祉,要坚持“房子是用来住的、不是用来炒的”定位,因地制宜、多策并举,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。住房和城乡

2021年01月08日 17:25

2020年1月至11月,全国审计机关对6万多个单位进行“经济体检”,在“查病症”“开药方”“盯疗效”的过程中,促进增收节支和挽回损失2200多亿元。

2021年01月08日 17:16

1月8日起,将石家庄新乐市天悦花苑、计生宿舍、瑞达玫瑰园小区、坚固村、芦新村,新华区都市阳光小区、丽都河畔小区,桥西区平安小区,行唐县滨河小区调整为中风

2021年01月08日 17:09

5日,生态环境部公布了《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(试行)》,并印发配套的配额分配方案和重点排放单位名单。

2021年01月08日 17:06

《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保障规划》近日由水利部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。

2021年01月08日 16:51

记者从5日召开的《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实施8个月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,家庭厨余垃圾分出量提升,其他垃圾减量,同比下降近35%。

2021年01月08日 16:51

  今天下午,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205场新闻发布会上,北京市委农工委副书记、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、新闻发言人康森介绍了进一步做好农村地区

2021年01月08日 16:50

国家发展改革委基础司司长罗国三5日说,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5年来,长江流域劣Ⅴ类水质比例从2016年的3.5%下降到2019年的0.6%,2020年首次实现消除劣Ⅴ类水体。

2021年01月08日 16:46

为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、国务院关于稳就业、保就业决策部署和省委、省政府的有关要求,自1月1日起,我省全面启动2021年度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“百日行动”。

2021年01月08日 16:11

关于我们 | 服务合作 | 广告报价 | 联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声明
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08623 64153373 投稿邮箱:ynjjrbw@163.com

云南日报报业集团  主管      云南经济日报社  主办

本报法律顾问: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 何春秋 律师

滇ICP备19003617号 云南经济日报出版许可证: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滇公网安备:53010202000680号

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08623; 举报邮箱:ynjjrbw@163.com

云南经济日报社(云南经济新闻网)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